番外女畜的宿命



天藍國海邊有許多沿海的城市,海上運輸和捕魚都是其中的支柱産業,給王

室貢獻大量的稅收。某座港口城市的管理者喬恩伯爵因身體強壯、管理有方,城

市的人口增加到了五百萬,但是他最近碰到了一件頭疼的事情。



由于近年內地收成因天氣原因原本就不利于糧食生産,內陸卻爆發了規模龐

大的內戰,大量女人都應征上了戰場,導緻糧食大幅度減産,而一向交好的海藍

國因爲前幾年時間有許多貴族到海岸城市來訪,使得近幾年年人口激增,捕魚的

漁民的捕撈數量大幅度減少。



幾個原因綜合之下,從內地糧食産區購買和轉運糧食的費用便開始大幅度增

加。



若是讓自己統治下的女性省吃儉用一些,度過幾年倒也沒什麽問題。不過喬

恩喜歡豐滿健康的女畜,不但虐玩起來很盡興,美肉也肥瘦適中,想想自己要吃

的美肉質量要整體降低一個水平。



再說這麽多女人要吃飯,産出又減少那麽多,這直接影響了他的其他娛樂的

開銷,例如狩獵和宴會,身爲唯一的男性,怎麽可以過著節衣縮食的日子呢!



雖然國內剛剛發生過內戰,許多地方居住管理的女性數量出現空缺,但如果

因爲自己管理不了這麽多女人就主動將她們遷移走,那會顯得自己很無能。男人

嘛,還是統治一座城市的貴族,面子是最重要的。



想到這些他便決定換個解決方案。



向王室提交了相關報告後,現任的佳女王簽署了同意書,讓他通過削減人口

數量來保證多數女性的糧食供應,度過這幾年。



喬恩伯爵立刻發布了通告:



因最近內地糧食産量減少,關系良好的海藍國人口增加導緻海産品數量驟減,

爲保證多數女性的糧食供應,現發布貴族令:



從即日起,所有超過25歲的女性全部強制注冊爲女畜,並根據通知前來喬

恩屠宰場報道,喬恩屠宰場將全力開工,將女畜加工成糧食和種植肥料,保證魚

類和農田的産出。



貴族令一發布,引起了一陣小小的騷動,原本女性都可以活到30歲的,而

多數女性都希望自己能在這之前選擇其他的死亡方式,而不是被強制拉進屠宰場

被統一屠宰。



不過因爲國內剛剛結束了一場規模很大的內戰,各地貴族受到的壓力大了許

多,大家也不敢在這個時候觸喬恩伯爵大人的黴頭。同時多數女性還是不怎麽喜

歡遷移到別的地方,她們甯願在自己居住的地方被屠宰掉。況且喬恩伯爵大人的

貴族令從大局上看也是爲了多數人好,也不會影響兩國邦交和海岸産業的發展,

保證了城市的安定和多數人的利益。



經過書記官派出的大量內眷在街頭說明情況,騷動很快平息下去了,第二天

起,許多超過25歲的女性都自覺的來到各個登記處將自己登記爲女畜,一直到

了第五天,登記工作才基本結束,總共有超過50萬的自由女性自願成爲女畜。



接下來,她們要做的就是回家跟家人朋友告別,將自己的工作交接給其他人,

並按照平時學到的女畜準備工作停止或減少進食,等待屠宰場派人上門接走她們,

而在等待的這幾天內,她們的食物必須改成肉畜食品,但在被屠宰之前可以選擇

其他的死亡方式。



因爲喬恩屠宰場每日日常屠宰量在三千人左右,基本略低于人口增長數量,

突然增加了50萬的屠宰量給屠宰場增加了不小的負擔,所以幾乎每個女畜都要

排隊等待的。



這天早晨,一輛四匹人馬少女拉的大廂車在城市的道路上辚辚而行。



人馬少女們隻穿著黑色彈性皮帶縫制的拘束裝,她們身材相近,飽滿的乳房

也一般大小,除了乳頭被一道皮帶勒住外,大半個乳球都挺立在外,一手難握的

大小驕傲的展示她們優秀的基因品質,每匹人馬少女都帶著籠頭和塞口球,連接

著缰繩放。



車廂上畫著喬恩伯爵的紋章,下面還有『喬恩屠宰場運貨車』的字樣,表示

這是一輛征收女畜的車子。車子所過之處,街道上的女性無論大小都紛紛讓路行

禮,若是被車上的書記官看見有人用尊敬以外的眼神看伯爵大人的車子,書記官

有權力將她強行征爲肉畜。



一個粉雕玉琢的蘿莉穿著質地高貴的真絲露背短裙,嘟著小嘴唇,將鬓角的

一縷頭發卷在食指上再彈開,一手拿著一份名單認真的看著,不時的左右張望,

確認門牌號。



「就是這了,停下!」蘿莉一拉缰繩。



四匹人馬少女同時停了下來,雙臂背在身後直直站立,驕傲的擡頭挺胸,雖

然隻穿著羞恥的拘束裝,卻引來許多女性和人馬羨慕的目光。



蘿莉靈巧的跳下座位,跑到旁邊房屋的門邊,再次確認了門牌後伸手敲門。



一個留著齊肩長發的少女開了門,少女25歲年紀,生得眉清目秀,雙唇細

薄,穿著一身薄薄的粉色輕紗睡衣,透過睡衣可以清晰的看見她大小適中的乳房

上兩顆紅潤欲滴的乳頭,完美的纖細腰部下面猛的擴張開來,顯露出她光滑的臀

部曲線,睡衣堪堪遮住陰部,淡淡的金色草叢若隱若現。



兩條筆直的長腿渾圓結實,兩隻秀美的玉足好似蓮藕般白淨,僅這雙美腿,

少女就能評得上A級女畜了。也難怪少女選擇這樣的衣服了,那雙美腿不露出來,

簡直是暴殄天物。



「你好,是小雨嗎?」蘿莉上下審視了一眼小雨,滿意的點點頭。這個女人

一米六幾,比自己高出不少,卻是正常身高,而且身材勻稱,皮膚光滑細嫩,曲

線優美,是隻上好的女畜。



「是的,你是……」



「你已經注冊爲女畜,對嗎?」蘿莉擺出一副嚴肅的模樣,努力讓自己看起

來威嚴一些。



「是的。」小雨忍著笑,認真的回答。



「哼嗯,那就沒錯了。以喬恩伯爵大人的名義,現在我正式通知你,你被征

召成爲今天的屠宰女畜。跪下!」蘿莉大聲命令。



小雨愣了一下,感到一陣眩暈,她知道自己在不久的將來會被屠宰,女畜登

記也是自己去辦的,但這一天突然來時,她還是覺得很突然,但伯爵大人的使者

是命令是不容置疑的,小雨應了聲,「是。」順從的跪在地上,坐姿端正,雙手

交叉置于大腿上,上身挺直,顯示出受過良好教育的素質。



蘿莉使者讓小雨解開睡衣,伸手檢查小雨的身體,無論是脖頸、乳房、手臂、

小腹、大腿、腳丫,還是屁股、肚臍,還命令她上身趴在地上,擡高屁股,檢查

她的陰道和菊穴,滿意的點頭:「嗯,不錯,起來吧。」



蘿莉使者拿了個章,掀開小雨的睡衣下擺,在她的小腹下方蓋了一下,「好

了,跟我走吧。」



小雨偷偷瞄了一眼,是喬恩伯爵大人的紋章標志,另外還有個醒目的『A』,

表示自己是上好的A級女畜,心裏偷偷竊喜。



順從的跟著蘿莉使者走出門,身後的一切都與她無關了,路邊遠遠的站著不

少的鄰居朋友看熱鬧,這才想起這幾天使者的車輛停下的地方總是有許多人圍觀,

看看誰被征召了。小雨害羞低下頭,輕輕擡手對著鄰居們做了個再見的手勢。



看到小雨跟著使者走出來,在使者的命令下留戀的看了四周最後一眼,走進

了車廂裏,蘿莉使者拿起皮鞭對著最近的人馬屁股抽了一下,「出發。」



鄰居們議論紛紛。



「今天是小雨被征召啊。」



「是啊,她今年剛好25歲。她平時都很小心保養自己,我聽說她原本打算

整體穿刺燒烤呢,沒想到被召去集體屠宰了。」



「真可惜,去年小雨姐姐答應我,等我成年了,做我們家年夜飯的主菜呢。」



「小雨的身體條件這麽好,會被怎麽屠宰呢?」



「看見了嗎?她是A級女畜耶,我看見她小腹下面蓋了個『A』字。」



「希望能買到她的美肉,她的肉一定很美味。」



「她是A級女畜,一定會得到特殊待遇吧。」



……



車廂裏寬敞明亮,隻是沒有地方坐,地上鋪了一層稻草算是對女畜們的照顧

了,還有幾個跟她差不多年齡的少女已經坐在車廂裏了,小雨腼腆的跟她們打了

聲招呼。



鄰居們的議論她聽得清清楚楚,害羞之中還有些些驕傲與遺憾,但誰叫自己

不早點決定讓人吃掉呢?這身好肉就要混在無數的女畜中一起屠宰掉了,要吃到

自己的肉就要看運氣如何了。



車子再次開動了,不時的停下,過一會就有另一個女畜進來。人數越來越多,

少女們也紛紛開始交談起來,互相比較身材、肉質,猜測被屠宰的時候會是怎樣

的,當知道角落裏神遊不語的小雨是A級女畜的時候,大家都發出由衷的驚歎,

要知道沒有貴族身邊那些專業的管家教導,多數女人很難保持這麽好的身材和肉

質的。



事實也是如此,多數女孩都是B級女畜,好一些的是B??,幾十個女畜中有

A級標簽的寥寥無幾。



「太好了,又是一隻A級,我的成績應該最好了吧。」「哼哼,四隻A級,

三十隻B級,看誰能超過我,我才是大人最寵愛的貴女。」馬車前方不時傳來蘿

莉使者得意的自語。



人馬車一直走走停停,女畜越來越多,不過征召並非一帆風順,偶爾會傳來

蘿莉使者生氣的叫喊,過一會便有人馬押著一個被剝個精光,手腳都扣上束具的

女畜被丟進來。



無論什麽原因,抗拒貴族的征召都是嚴重的罪行,即便是被丟進來的女畜喊

著自己不是自願,自己是被陷害的,或者給自己幾天時間,家裏需要她,都不能

成爲拒絕的理由。



「居然敢拒絕征召,這些女畜統統都該死。」蘿莉使者哼哼著,用皮鞭使勁

抽打人馬的臀部。



車子一直走了大半天,車廂裏已經塞進了五十多隻女畜,顯得有些擁擠,大

家都沒法坐著了。爲了響應貴族屠宰令,這幾天大家都沒怎麽進食,許多女畜都

有些搖搖晃晃,肚子咕噜咕噜的聲音不時的響起,小雨也不例外。幸好她平時都

有保持鍛煉,控制飲食,倒也不怎麽難挨。



直到車廂裏都人擠人了,大家都有些難受,隻是都是要被屠宰的女畜了,也

沒什麽好不滿的。等大家都累得不行了,人馬車終于到了目的地。



車廂門打開了,穿著白色半身短裙的工作人員在門口喊了一聲:「都出來。」



大家都松了口氣,陸陸續續的走了出去。



門外是個很大的建築室內,不遠處有三四條通道,四五匹人馬和幾個工作人

員在等待,工作人員一一掀開女畜們的衣服檢查,並進行再次評估、統計,偶爾

碰到A級的女畜會多檢查一遍,檢查好後,大家就按照指示去相應的通道中。



那位可愛的蘿莉使者得意的站在一個箱子上,看著自己的勞動成果,滿心歡

喜的計算著今天得分,待工作人員將那個滿意的成績報上來後,她歡快的哼著歌,

腳下靈巧的踩著某支舞的舞步,在僅有兩步寬的箱子上翩翩起舞。



多數人去往左邊的通道,少數A級的女畜則去了另一條,而手腳帶著束具的

女畜被孔武有力的人馬帶往右邊的通道——顯然那不是什麽好去處。帶著束具的

女畜立刻嚇得哭喊起來,死活不願意去那裏,誰也不知道自己死前會受到怎樣的

折磨,而未知便更容易讓人感到恐懼。



人馬的氣力很大,不是幾天都限制飲食的女畜可以抵抗的,對于不老實的女

畜她們很幹脆的扛起來帶走。



剩餘的女畜都松了口氣,慶幸自己被征召時沒有反抗。



小雨有些不安的跟著工作人員的指引來到一個大的房間,這裏已經有不少女

畜在等待了,每個女畜都跟她一樣是A級,顯然她們會受到不同的待遇,或者是

更爲細緻的屠宰。



房間裏有許多桌椅,有提供飲水,還有好幾個大筐,牆壁上挂著許多女畜烹

制的美食的圖案,每個女畜的身體或者一個部位經過精心料理,放在容器裏,擺

在寬大的宴會餐桌上,有種讓人胃口大開的賞心悅目。隻不過女畜們擺出的姿勢

無一不性感,或者說淫蕩,飽滿的圓潤的吐出部位挂著晶瑩的水珠或是精液狀的

東西,擺在一旁的女畜臉上都帶著高潮的慵懶與潮紅,真是羞喜逼人,直叫人又

愛又恨。



看到有不少人在,小雨安心的松了口氣,這個陌生的地方幾乎所有女人都隻

有一次來這裏的機會,她也不例外。現在有這麽多人在,不管被怎麽樣,跟自己

一樣的人在一起就好啦,至少自己不是一個人。



其實在喬恩屠宰場,A級女畜的屠宰方式跟其他女畜並無太大區別,隻是將

A級的女畜先關在這個房間裏,幾天才開工集中屠宰罷了。若是非要說有什麽區

別的話,那就是爲了保證A級女畜的肉更加新鮮,分解的肉外形也更好看,選用

屠宰她們的女工都是經驗豐富的,在屠宰的過程中,她們會活得更久,也會受更

多的痛苦。



若是以往,A級女畜接受征召的數量非常少,偶爾有幾個,喬恩伯爵便會經

常光顧這裏,找上幾個A級女畜洩欲,他最後射進誰的體內,誰就會暫停被屠宰,

直到她懷孕生育以後再來報到。不過最近屠宰量大大增加,接受屠宰的A級女畜

的數量也激增不少,這條流水線便一直不停的開工屠宰。喬恩伯爵再強壯也隻有

一個人,根本應付不來,這些A級女畜便沒有機會享受男性的寵愛了。



這個房間裏的幾十個女畜全部都是A級的,環肥燕瘦,每個看起來都儀態優

雅,體型均稱,氣質落落大方,就像來到上流宴會廳一樣。



女畜們三三兩兩的聚集在一起聊著開心的話題,都是關于化妝啊,美容啊,

健身美體什麽的,不時的掩口輕笑,即使知道自己就要被宰掉了,知道這些也沒

什麽用,但大家還是聊得很開心。還有一些跪在過道旁,似乎在溫習女寵的習慣。



新來的有些女畜心不在焉的聊著天,眼睛卻不時的偷偷瞄牆上的畫像,人群

中不時響起一陣笑聲。



大家都穿著被征召時的衣服,或許是相處了好幾天,都習慣了肉畜的身份,

多數人都丟棄了穿衣服的習慣,大方的將自己小腹處的『A』級標簽顯現出來。



或許因爲都是同類,小雨很快也融入了人群中,她性格溫婉,樂于助人,又

受過良好的教育,平時就很受鄰居的喜愛,跟同爲肉畜的女人自然聊得來,可能

是因爲剛來,小雨還是有些不習慣像塊肉一樣脫光了。



『自己當時怎麽那麽主動就去登記成肉畜了呢?』小雨想起當時無數女人排

隊接受征召時,忍不住也去排隊的情形,不由的有些懊惱,『人家隻是在遵守貴

族制定的法規吧,一定是這樣的,人家可是遵紀守法的好市民呢。』



進來時的門打開了,蘿莉使者走了進來,跟著進來的是兩匹穿著繩衣的人馬,

她們分立門的兩側,警惕的看著房間裏的女畜們,一言不發,女畜們小心的跟她

們保持著距離,因爲人馬身上打的貴族標記說明她們都是厲害的保镖。



巧笑倩兮的蘿莉使者非常有禮貌的提著裙角行了個半蹲禮,甜甜的問候:

「各位姐姐們好。」



「使者大人好。」女畜們不敢怠慢,紛紛躬身回禮。



「姐姐們等的著急了吧,放心吧,等一會就輪到姐姐們咯。」



小雨心裏一緊,沒想到自己一到,立刻就要上流水線宰掉了,四周的女畜們

有激動的,有恐懼的,但都顯得有些緊張,嘴上依然習慣性的回答,「是的。」



蘿莉使者突然闆起臉,雙手叉腰:「你們要記住,自己已經是女畜了,無論

我還是這裏的人向你們下什麽命令,都不可以拒絕,更不能逃跑和反抗,知道嗎!」



「是,大人。」女畜們老實的答應,她們都看得出來,這隻蘿莉一定是喬恩

伯爵大人家中比較有地位的,而且這裏的女畜們有許多都是她。



征召來的,都見識過她那不容置疑的脾氣。



「這還差不多,在你們被屠宰前,我還要最後檢查一遍,免得有不合格的女

畜混在裏面。」蘿莉使者驕傲的看著房間裏的女畜們,沒一會她又覺得不滿了,

因爲這些女畜都是25歲以上的成人,個個都比她高,豐乳肥臀,富有女人的魅

力,「既然明白自己是女畜,就要明白在大人的使者面前站得比她高是不禮貌的,

跪下!」



女畜們趕緊跪下,這下蘿莉使者才滿意了,伸出細嫩的小手摸摸這個的乳房,

摸摸那個的皮膚,得意的檢查了幾個,覺得沒什麽問題,這才離開了。



蘿莉使者走到門外,對著一旁恭敬等候的工作人員吩咐:「讓她們準備一下,

可以上生産線了。」



「是的,大人。」



穿著性感而簡單的工作人員打開一扇門進來,「所有人,請過來集合。」



剛剛散開的女畜們趕緊又跑了過來。



無論她們在外面她們多麽優秀,多麽受寵,多麽高傲,但來到屠宰場,她們

都隻有一個名稱,那就是女畜,或者叫肉畜。她們已經不再是人,而是一塊暫時

還活著的肉罷了。



如果不乖乖的聽從指揮,等待上流水線,還拿著以前的脾氣、身份或是自己

的優質耍大牌的話,廣場上那些不時出現的被活體淩虐肢解的女人就是她們的榜

樣。每天的工作就是管理、玩弄和屠宰女人的貴族有一百種花樣來教育你。事實

上,許多貴族都喜歡發明一些重口味的刑具來處死女畜,而犯錯、不聽話的女畜

便是最好的實驗對象。



看到女畜們全都很聽話,工作人員露出溫和的笑容:「大家好,感謝大家響

應喬恩伯爵大人的號召,放棄自由的身份成爲女畜,爲減輕城市管理的壓力和充

實全體市民的餐桌做出的貢獻。再過不久,大家都要上流水線接受屠宰了,爲了

讓大家在屠宰的過程中不會有太多痛苦,我們喬恩屠宰場采用了先進的技術,盡

量讓大家不會有太多痛苦。」



工作人員溫和的話語讓大家都放松下來,大家也不願意追問被屠宰的流程和

細節,或者說甯願相信她說的話。



「請所有的女畜脫光衣服後去浴室,每人一間,按照浴室裏的指示清洗身體。」

工作人員對大家鞠了一躬,轉身離開了。整個過程都表現出了良好的素質和一絲

不苟的態度,讓人覺得安心。



女畜們開始寬衣解帶,反正都要死掉了,過多的矜持已經沒有了意義。



許多絲質、上好的棉料、乳皮或臀部皮做的皮鞋皮帶等等都是能溫和呵護肌

膚的衣物鞋子像垃圾一樣丟進了大筐中,無論花了多少錢,從幾十、幾百裏外的

城市運來的,還是省吃儉用才買到的好東西,成爲女畜後也再也不需要它們了。



沒一會,房間裏的女人基本都赤裸了,她們有的高挑健美,有的乳大臀肥,

有的身材勻稱,有的身短腿長比例協調,但無論哪個都美麗動人,皮膚細膩,身

材出衆。



小雨慢慢的脫掉單薄的睡衣,當她發現多數人毫不介意的脫光,驕傲的展示

出自己圓潤高聳的酥胸,雪白的肥臀,健美的長腿,她也趕緊脫去了睡衣,一隻

手卻還是不由自主的遮著白嫩的玉乳。不太自信的她盡管也是優質的A級女畜,

可看到許多飽滿圓挺的豐滿果實時,還是不由得有些自卑。



「小妹妹,都要被宰掉了還這麽害羞。」一個高挑的女畜從身後突然抱住小

雨,抓住她的手按在腰間,右手一把抓住小雨胸前的雪白柔膩揉了幾把。



「呀!」在這裏突然遇到一個調戲自己的女色狼,小雨嚇了一跳,不知所措

的瞪著女王,竟不知如何抗拒她在自己身上亂摸。



「嘩,真是好寶貝,乳頭還是粉色的耶。你還是未生育的處女吧。」左手竟

已經摸上陰阜,往她夾緊的雙腿間摳了進去。



直到一根纖長的中指貼著陰阜上的金色毛發一路滑過,勾進微微濕潤的陰穴

中,小雨欲據還應的扭動起來:「你,你,不,不要……」



高挑的女畜比小雨高出一個頭,身材健美而有力,皮膚呈現小麥色的金黃,

一對豪乳就像兩隻灌滿水的皮球一樣挂在胸前,絲毫沒有下垂的迹象。貼在小雨

背後時,能感覺到它們驚人的彈性。這個女畜的肩膀和手臂都紋著猙獰的巨龍圖

案,平時肯定是個性格豪放的女老闆之類,晚上兼任女王這一偉大而美好的職業。



「我在街上混了七八年,宰了二十幾個美女,沒想到還有你這麽可憐又可愛

的貨色,要是以前,我肯定要把你帶回家好好調教成寵物。」女王抽出了手指,

上面晃著淫霏水光,她把手指含入口中,露出滿意的神色,勾起小雨的下巴,露

出狼看見小羊一般的猥瑣笑容,看了一會驚魂未定的小羔羊一會,她忽然哈哈大

笑起來,「算啦算啦,不戲弄你了,我們都要被宰掉了,再好的玩具也沒機會玩

了。」



前面的女畜已經陸續進入了浴室,小雨趕緊掙脫開女王的手,逃進了浴室中,

女畜們發出善意的笑聲,給她讓開了路。



浴室很寬敞,分成許多小隔間,隔間裏有好幾處噴頭,上方也有,水流可以

多方位的按摩女人的身體,能對女人提供周到而舒適的享受過程。



每個隔間都是用半透明的玻璃隔開的,裏面的一切都有些模糊偏又清晰,無

論誰在裏面做什麽,外面都能看個大概,卻又不能真正看清,並且玻璃隻有一米

五左右的高度,幾乎都能輕松看見裏面的情形,上方兩米多高處還有走廊,這是

爲了喬恩伯爵欣賞女畜在裏面做的任何事。



在這樣的隔間裏洗澡,放得開的女畜並不會覺得有什麽問題,但對小雨這樣

羞赧的女人來說,簡直比去公共澡堂更加羞恥,這中半遮半露的圍觀比先前更能

吸引人的好奇。



女畜們紛紛找了個隔間進去,很快她們紛紛發出了不依的嬌嗔:「哎呀,怎

麽這樣。」



「好過分耶,這樣怎麽洗嘛。」



「羞死人了,喬恩伯爵大人真壞,要宰了人家還要這樣羞辱人家。」



「就是,這麽多人,讓人家怎麽辦嘛。」



小雨好奇的找了角落的一間浴室,推門一看,頓時羞臊不已,怪不得大家發

出這樣的抱怨呢,實在太羞人了,伯爵大人真是壞死了。



原來浴室四周除了許多花灑之外,還有一個像馬鞍一樣的東西,那是一小間

浴室裏唯一可以坐的地方。那個座位兩邊恰好能容納腿的凹槽呈直線,兩邊地上

有兩隻放腳的底座,腰後還頂起一塊橡膠腰枕。這就意味著坐在上面時必須雙腿

大大的分開,胸部向前挺出。



最羞人的是馬鞍上還有兩根異常粗長的假肉棒,分別對應陰穴和菊穴,假肉

棒中間有個小孔正往外慢慢冒著潤滑液,顯然屠宰場並不相信每個女畜都會給自

己清洗幹淨,還是要對她們進行統一的內部清洗。



不過想起剛才喬恩大人的使者提醒自己已經是肉畜了,再羞恥的事情她們也

必須接受,大家也不敢過多抱怨,選了一間走進去,關上門。



小雨偷偷看了大家一眼,見沒人注意自己,趕緊找了個遠一些的隔間鑽了進

去。



關上門後,四周的噴頭開始嘩嘩的噴水,溫暖的水流讓她很快放松了下來,

猶豫的看著那個馬鞍形的椅子,覺得俏臉火熱。



不遠處傳來了許多的水聲,中間混雜著許多舒適的呻吟,顯然已經有女畜開

始進行內部清洗了。小雨四周看了看,發現玻璃隔間外朦朦胧胧的,自欺欺人的

告訴自己,不會有人看見的。



她轉過身,分開雙腿跨在椅子上,慢慢的往下坐去,當陰穴和菊穴貼上了假

肉棒,一股強烈的刺激讓她不由得瑟縮了一下。



『男人就長著這樣的東西吧,據說插進女人體內會很舒服的呢。』小雨深吸

了口氣,用力的坐了下去,假肉棒粗大的龜頭死死的頂住敏感的穴口,一番收縮

角力之後,陰穴的肉唇和菊穴的肌肉妥協了,就著潤滑液慢慢的張開將假肉棒一

點點的含入。



『嗯嗯,好大呢,有點疼……不過好像挺舒服的。』小雨忍著疼爽參半的感

覺,身體微微的起伏,一縷淡淡的貞血隨著溫暖的水流消失無蹤,成熟的身體讓

她更快的接受了異物入侵,快美的感覺簡直讓人欲罷不能了。



套弄了好一會,兩根假肉棒在她的陰道和直腸內不斷的開拓道路,一直插到

了子宮和很深的地方,小雨終于坐到底了,體內突然插入兩根粗大的異物,是那

麽的新奇刺激,她嬌俏的臉上泛著羞澀與淫霏的潮紅。



當她剛剛坐到底,便觸動了清洗的開關,小雨隻覺得後面的那根假肉棒剛剛

吞入菊穴內的部分開始膨脹起來,水會先灌滿膨脹塞,膨脹塞脹到最大後會變得

十分堅硬,在它縮小之前是脫不出來的,強行脫出隻會撕裂自己的菊穴,待膨脹

塞脹到最大後一股溫熱的水流開始注入直腸中。



這是進行浣腸,是屠宰任何一個女畜前都要進行的內部清洗的步驟,小雨上

學的時候也體驗過幾次,是每個女孩都必須經曆的,爲將來成爲肉畜做準備,她

沒有亂動,任由水流慢慢的灌飽自己的直腸。



浣腸也是貴族和一些調教師最喜愛的也是最常用的調教方式,當一個女人的

肚子灌滿了水,小腹高高挺起又脹又疼時,再堅強的女人都會展露出柔弱的一面,

即使不用任何束具都會失去所有的抵抗能力。這個時候再對她進行刺激,例如鞭

打、踩踏、強暴等調教,效果比一般藥物還要好。



幾乎每個貴族都試過將大量水從女畜的菊穴灌入,使得女畜腹大如孕婦臨盆,

直到再也灌不下便從口中吐出的有趣遊戲。可以說是不用繩子也能拘束、調教女

畜的有效手段。



有些奢侈的貴族甚至還在宴會上把喜愛的女畜做成葡萄酒桶,讓女畜口吐美

味的葡萄酒招待客人,之後再將她整個人放入蒸籠中蒸熟,做成美酒炖肉,這樣

女畜體內的美酒香氣會浸入肉中,使得女畜的肉變得異常松脆爽口,還有濃郁的

酒香。



或者處死女畜時,將她的肚子灌成圓球,接著整個人跳在女畜的肚子上,像

踩氣球似地直接將她踩爆取樂……



一陣脹痛將小雨的思緒拉回,隻是背後的腰枕一直頂著後腰,她不得不挺起

上身,乳房和小腹形成向前凸出的兩小一大三座山包,若叫人看見,真是又性感

又羞人。



巨大的腹壓撐得她渾身難過,她不住的繃緊全身的肌肉來抵抗體內的難過,

細密的汗珠和排出的雜質飛快的被噴頭噴出的溫水沖走,全身白皙嫩滑的肌膚變

得紅潤,她不斷的努力收縮、放松菊穴和陰道處的肌肉,可惜膨脹塞遠遠超過菊

穴張開的極限,根本無法脫出。



汩汩的水流一刻不停的注入體內,體內的空間被灌滿水的腸子大量擠占,剛

剛擴張開的陰道被擠壓,裏面那根本就粗長的假肉棒似乎變得更大了,上面的突

起變得顆顆分明,她幾乎覺得自己可以用陰道的肌肉來數清上面有多少顆粒,偏

偏這時前面的假肉棒開始慢慢的震動旋轉起來,強烈的快感如同電流串過全身。



前面的肉棒一刻不停的顫動旋轉著,那快美和脹痛的刺激顯得更加強烈,一

波波的向她襲來。



『嗚嗚,怎麽會這樣,壞蛋,別,別動了……』小雨用力的做著排便的動作,

卻被前面的肉棒搗弄得渾身無力,無可奈何的坐到底,任由兩根假肉棒折騰自己,

死死的咬著唇不願發出羞恥的聲音,委屈的幾乎要哭出來。



「啊——……」一個強烈的高潮襲來,小雨終于發出快美的尖叫,緊閉的子

宮口放松張開,一道激流瞬間充斥了陰道跟假肉棒間的每一絲縫隙,接著從陰道

口滋滋的噴湧而出。



小雨不知道的是,四周的女畜也紛紛高潮了,而在浴室上方,朦朦胧胧的水

汽中,那個一副小大人模樣的蘿莉使者正站在走道上欣賞著下面女畜快美的模樣,

羨慕而又不屑。



『哼,平民!隻能用假肉棒來自我安慰,待會上了流水線,有你們哭的時候。』



或許是今天碰到的第一個A級女畜,蘿莉一眼就看見這個溫和而內向的姐姐,

看著她堅強的忍耐,蘿莉也有些心疼,心裏産生一絲的愧疚,當小雨跟普通女畜

一樣發出極樂快美的尖叫,心中對她的好感頓時消失無蹤。



『女畜終究是女畜,被灌腸都會高潮,真是下賤。』



心裏雖是這麽想著,可看到這麽多女畜享受著假肉棒的撫慰,蘿莉還是忍不

住掀開精美的公主裙,撫摸著自己像個小饅頭似地陰阜,上面幾根金色的嫩草順

從的卷曲著,裙子的一半已經脫下,一隻手揉搓著稍稍隆起的鴿乳,呼吸漸漸變

得急促,『嗯嗯,好舒服啊,要是大人在身邊該多好,大人的肉棒插在我的穴穴

內最舒服了。』



『隻要把這些女畜都宰了,今天的業績就超過她們了,大人一定會用他的肉

棒好好的獎勵我吧。唔,好想要啊。』



當下面越來越多的女畜陷入高潮之中不能自拔,蘿莉也忍不住將細嫩的手指

插進小饅頭似地陰穴中,按住那處害羞隱藏的陰豆使勁的揉搓著。



『大人,肏你的小肉畜,把小肉畜按在斷頭台上,狠狠的奸淫她。』蘿莉用

力的夾緊手,劇烈的刺激使得她的嬌軀微微顫抖,沒多久也來了一個高潮,一股

淫汁噴出沾了滿手。



「呼呼,呼呼。」渾身發軟的蘿莉坐在腿上,朦胧的美眸微微閉著,將打濕

的手放到嘴邊滿意的舔著,自己的蜜汁真是甘甜,大人寵愛自己是天經地義的。



女畜們紛紛在前後兩根假肉棒的刺激下陷入了飽脹、放松和連續的高潮之中,

陣陣淫蕩的呻吟回蕩在浴室中。



小雨自然也不例外,當第一次高潮時抑制不住的發出極樂的高亢呻吟後,她

的聲音再也止不住了,隨著清洗腸道的溫水、洗滌劑、甘油,混著清香味的油膏

等等輪番灌滿她的肚子,滿脹的疼痛中,陰道裏震動肉棒使得她的快感便越加強

烈,而洩掉時的空虛與放松又讓她盼著下一次。



在這個過程中,她初次被異物入侵的陰道不斷的蠕動收縮,變得活力十足,

子宮口受到不斷的摩擦刺激,漸漸的張開來,含住不停噴射水流的龜頭,最敏感

的地方被水流不停的射擊,讓她幾乎沈浸在高潮之中無法掉下來,渾然不知灌進

自己腸道裏的究竟是什麽東西。



或許在這個時候也沒有哪個女畜有心思關心這些細節了吧,她們不停的承受

著假肉棒的奸淫,在溫暖的水流中一次又一次的自慰、呻吟、尖叫。



她們不知道的是,爲了讓這批珍貴的A級女畜的肉更加好吃,清洗得更加徹

底,浴室的控制機關將時間設定得格外的長,浣腸的次數也由正常的三到五次增

加到了十次,也使得這些女畜高潮的次數平均超過了五次。



當浣腸結束,菊穴的膨脹塞縮回原樣,震動的假肉棒停下的時候,所有的女

畜們感到虛脫了,剛才那一番清洗弄得她們的下體又酸又疼,菊穴和陰穴由于長

時間的擴張在短時間內都無力合攏了。



經過這番處理後,她們的陰肉、陰道、子宮等部位經過充分的強制運動變得

活力十足,肉質更加順滑爽快而有嚼勁。



一個個女畜拖著梨花帶雨的潮濕走出浴室,這才想起這裏有許多女畜跟自己

一起,先前浴室裏回蕩著放蕩的呻吟尖叫中也有自己的聲音。



沒有給女畜們太多害羞和交流的時間,兩個工作人員一起搬來一個箱子,裏

面有很多頭套,「都過來,每人拿一個頭套戴上,頭發都要收進去,戴好的就去

出口。」



工作人員的聲音嚴肅得不容詢問,渾身無力的女畜們趕緊過來拿頭套。



頭套是用女人的頭皮做的,松軟而滑膩,戴上後恰好包住頭的上半部和耳朵,

緊密貼合著皮膚,隻露出鼻子和嘴巴,眼睛處有兩片薄薄的玻璃。這是一個普通

的調教用的頭套,許多女畜都戴過,隻是多了眼睛處的鏡片與防水的效果。



女畜們各自戴上頭套,遮住了頭部大部分地方,這下就很難通過頭發等特征

來辨認誰是誰了,似乎多了一層遮羞,大家心裏的羞澀減輕了許多,陸陸續續的

往出口走去。



出口僅容一個人通過,女畜們乖乖的排著隊往外走,盡管知道從這裏走出去

就是生命的盡頭,但經過剛才的一番折騰,多次高潮後精疲力竭的女畜們都喪失

了最後一絲抗拒的意志,對工作人員嚴肅冰冷的目光産生幾分畏懼,大家都不敢

多想,慢慢的隨著人流往外走,跟衆多共同命運的女畜在一起使得她們多少有些

安心。



出口外面便是流水線的入口了,四條鋼索在緩慢的向前移動,分別對應一個

女畜的手腳,每條鋼索上每隔兩米距離就挂著一隻護腕式的鐐铐,前面的女畜已

經四肢大張的吊在鋼索上了,她們個個都帶著頭套背對著後面的人,看過去就跟

一個個光頭似地。渾身上下不著片縷的女畜們不時嘗試著掙紮一下,卻隻能帶著

鋼索微微晃動,沒有絲毫掙脫的可能。



出口處是一級台階,四匹強壯的人馬少女兩上兩下的等待在,出來一個女畜

便命令她過來站好,拉過彈性十足的鐐铐分別給她的手腳戴上,當固定在鋼索上

的鐐铐被拉直的時候,女畜便身不由己的被扯下站台,懸挂在鋼索上,前方的鋼

索慢慢分開,直到每個女畜都四肢大張,再也無法動彈爲止。



看到流水線終于出現在面前,自己的生命就要在上面終結了,保養了二十多

年的身體即將被冰冷的機器和屠刀切割成肉排,然後包裝成平時肉店裏賣的盒裝

特鮮肉。屠夫會用厚重的砍刀剁開自己纖細的骨頭再給人買回去煲湯或者在煎鍋

裏炸得滋滋作響。



所有女畜都感覺到死亡的臨近,不安的氣氛在女畜之中傳播著,女畜們本能

的放慢了腳步,相信多數人都想轉身逃跑,她們不時的往後看,但沒有人敢真的

後退,她們隻是隨著人流往前走著,希望這條通道長一點,再長一點。



時間仿佛變慢了許多,生活中的點點滴滴突然湧上心頭,美好的畫面像光幕

一樣在眼前閃過,大家開始想起自己曾有過卻忘記的夢想,想起小時候的玩伴,

想起跟朋友一起逛街的日子……



生命其實是如此的美好,還有許多想做卻沒有做的事被自己抛在腦後,突然

回想起來卻發現自己錯過了許多許多。



所有人都在恐懼、懷念、回想、後悔等情緒中慢慢的前行著,走到最前面的

就聽從工作人員的命令站在台子上,然後給拖入那看不見未來的流水線中。



小雨突然想起萊麗一家,她們家是六口人組成的自組家庭,藍秀星上基本都

是女人,而女人多數喜歡群居,大家普遍互相組成這樣的家庭,家裏有三個女孩,

非常的可愛,自己答應了要做她們過年的主菜,她們說準備將自己穿刺開膛後整

體燒烤,要將自己烤成金黃的顔色。